永遠的修羅場。

關於部落格
這邊打算來放人設的作業外加同人相關的東西,其他的東西、閒聊等等都在這裡

目前進行第一人稱的創作練習,會把陳年的坑抓出來填。請有看到的各位給我感想吧(痛哭)
  • 6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文章】第一人稱練習 - 緋姬 (05/30)

緋姬

    基本上,這篇是作為第一人稱的練習之用。希望早點學會好好的寫第一人稱的方法。

一、詛咒

        我抬起頭,仰望天空。
        廣袤無邊的天空,是黑色的。我自嘲的笑了下。我知道就算抬起頭,也看不見陽光,還試著抬頭,就是還對這個世界帶著一點期盼吧。
        我是個牧師,而這裡,是被黑暗統治的世界。噢,也許,稱呼它為冥界比較好懂吧。這裡是冥界,被光明遺忘的地方。這裡沒有白天,沒有神,也沒有國家。在這裡,人類不分尊貴卑賤。
        我們都是獵物,是食物。
        我們是被光明遺棄的人類,這裡是不被祝福的世界。
        很久、很久之前。久到我只知道,那個時候我還很小很小。那時候,冥界還不是冥界。鳥語花香,食屍鬼、吸血鬼、死靈法師之類的黑暗生物也不是隨處可見。那時候的我在父親的教育之下,信仰光聖皇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信仰讓這個世界充滿光明的女神。如此天真,如此浪漫,也是如此地……令人稱羨啊。
        那個時候,我絕對不會知道,「明天的太陽會升起」這種事情,也能夠成為奢望。但是,就算如此,我還是繼承了父親的遺志,成為一個牧師。
        向不存在的女神祈禱的牧師。
        真是可笑啊。
        我站在村中唯一的教堂之前,向前眺望。
        「你好。」
        說話聲突然傳來,我嚇了一跳,猛然回頭,這才發現,身後站著一名少女。她留著漂亮的紅色頭髮整齊的盤在腦後,有著大眼睛、長長的睫毛,她頭上戴著禮帽,身上穿著高雅的黑色洋裝、黑色的馬靴──就連口紅與指甲油,也都是黑色的。
        儼然就是要幫誰送終的裝扮。
        她突然笑了,「對不起,嚇到你了嗎?」
        「只是有點吃驚。」我報以微笑,打亮眼前的少女。她的通行語說得很順口,衣服穿得得體,看起來,應該是貴族。
        「初次見面,妳好。我的名字是古奈德,是個牧師。」
        「我是緋。」她笑了。
        「緋……是很特別的名字。如果沒有記錯的話,這應該是魔族的名字。小姐是魔族嗎?」
         她對我眨眨眼睛, 「噢,這個嘛……可以說是。」
        會用這個曖昧的說法,似乎暗示了她是混血兒。就算在冥界,這也不是什麼光采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 「那個,古奈德……」她帶著笑容走向我,抬起頭,對我笑了,「我有件事情想拜託你。」
        因為靠得很近,我注意到她的眼睛顏色──那雙眼睛竟然是金色的。在這裡,只有一種東西,會有這樣的眼睛──就是吸血鬼。只不過,她的外表看起來並不像血族。血族不可能有紅色的頭髮。
        這難道會是巧合嗎?

以下是未Refine的版本囧
經過詢問之後寫出來的東西好了一些,好的,晚上繼續加油。


    難以言喻的恐懼浮上心頭。 我往後一退,戒備的看著她。
    緋笑問,「怎麼了嗎?」
    「很冒昧這麼問,希望妳能夠體諒我。」我幾乎是費盡力氣,才把下一句話問出口,「妳是……人類嗎?」
    她笑了,笑得異常愉快,「是啊,我是人類。」
    我鬆了口氣,她又說道,「不過,那好像是三百年前的事了。」
    「那……妳是……」
    不祥的預感成真。我微微後退,少女卻抓住我的手,對我笑,「我們做個朋友,好嗎?」
    塗著黑色口紅的唇,吐出讓人恐懼的話。妖魔說的話,有可能是真的嗎?我很懷疑。懷疑的同時,感到恐慌。
    我試著直視她,看著那雙漂亮的金色瞳孔。雖然身為神職者,但是我沒有強大的力量足以驅魔,也沒有體力戰鬥。但是,我……還有信仰。至少,碰到妖魔的時候,我有不害怕的勇氣。
   「作為交換,我能夠答應你一個條件。」少女笑了,笑得非常開心,「怎麼樣?」
   「不要殺人。」我毫不猶豫的開出條件。
   意外的,她很快的答應了,「噢,好啊。這很簡單。」
    「那,我明天還可以來見你嗎?」
    被妖魔以祈求的眼光看著,並不讓人愉快。就算她的外表是少女也一樣。
    「……可以。」我說。
    「真的?」
    少女綻開笑容,就像盛開的黑色妖花。危險,但是美麗。
    「那麼,明天見。」

    我想,那應該就是一切的開端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